+123 456 4444

浅谈动画片对儿童的教育功能

当下儿童动画应以发展的观念来创作动画,“教”与“乐”的内容都应当与时俱进,对于“教”与“乐”的理解和认识应更深入,否则便不能适应时代需求。
关键词动画片;儿童教育;文化品格;游戏精神
注本文为2010年浙江省社会科学联合会普及课题《和孩子一起看动画片——儿童审美文化人格教育之父母读本》的阶段性成果。

华夏文化中“文以载道”的思想可谓源远流长。国产动画根植于华夏文化,强调教育功能是其发展的必然。从早期国产动画的发展阶段看,由于建国初期我国的文化事业较为薄弱,国民的文化素质普遍不高,动画作为一种寓教于乐的载体,能使人们轻松地了解知识、接受真理。改革开放后,人们接受知识的途径已经丰富得多,各类进口动画的涌入也使观众的审美情趣发生了变化,而此时的国产动画却没有适时做出改变,仍然以陈旧的观念和叙事模式阐释“道理”,难以获得观众的认同。于是有观点认为追求教育意义使动画失去了想象力,成为国产动画发展的桎梏。但笔者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动画“教”的功能已经过时,相反,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的复杂性前所未有地展现在人们面前,我们面临着各种问题,如经济持续发展和保护自然环境的关系、社会环境多元化对人性的影响等,使得寓教于乐显得更为必,我们更需动画这种轻松活泼的文化载体,来匡正人们的价值观念。

一、文化品格教育

一个民族培养儿童的方式是对自己未来的文化设计。国产动画片历来注意民族化的内容和表现手法,早些年的《大闹天宫》《哪吒闹海》,近些年的《镜花缘》《后羿射日》,都有很多可取之处,但这种教育往往停留在较浅的层次上。我这里所指的文化品格教育,除了引起儿童对文化遗产的兴趣以及作品的造型和美术风格等方面外,还包括继承民族文化中智慧和道德的财富,即中国人之所以为中国人的那些东西。在这一点上,日本人为我们做出了榜样。很多年前播过的《聪明的一休》,今天看来,仍有很多值得玩味的地方。那绝不只是一个聪明的小和尚解决各式各样难题的故事,而是日本人是在教他们的孩子如何适应他们那个特殊的生存环境。与此相比,我们的动画片对于民族传统的体现,在题材、样式方面注意得较多,而在精神内涵的揭示方面则显得不够充分。

二、人性教育

即用人类共同的真、善、美的经验教育儿童,从对具体事件的价值判断,有意识地引发儿童心灵中美好的东西勇敢、敏捷、勤劳、智慧、善良、利他主义、主动性、创造性、合作精神等等。这不是向儿童灌输抽象的概念和标准,而是负责任地解答儿童生活中可能碰到的问题,激发和培养他们天性中善良的东西。简言之,教给儿童的不是观念而是态度。动画片除了注意儿童思维结构的特点外,还应该注意心理发展的阶段性、不同阶段儿童特殊的兴趣和心理需求。动画片应当有助于促进儿童智力的成熟,除了教育儿童培养好习惯,满足儿童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以外,还应当展示生活的丰富多彩。
优秀的动画片总能通过精彩的故事让观众主动接受其传达的精神和价值取向,作品富于社会内容的意味美与观众内在的情感、偏好形成了某种神秘的“同构”,于是使审美主体产生审美愉悦。国产动画艺术除了具有意味美以外还具有深厚的道德美,是真善美同动画形象的有机结合。那些生活中的小故事更加完美地实现了艺术性与思想性的融合,并且能更好地起到净化少年儿童心灵的功用。例如《雪孩子》《小蝌蚪找妈妈》《三个和尚》等作品都从某一方面反映了国产动画的道德美。

三、审美教育

在这一方面,我国当代动画片与国际优秀动画片相比显露出了明显的艺术表现力上的不足。以《喜羊羊与灰太狼》与《猫和老鼠》为例,前者以语言叙事表意为主,造型、动作起辅助作,后者则基本不靠语言而是靠动作、造型来叙事表意,因而这部作品输往任何一个非英语国家,都不会有太多的语言障碍。它对角色行动、细微的肢体语言、细部神态的表现都是很精到的。同时,我们还需传承和发扬国产动画电影在艺术形式上具有独特的美学风格。
我国动画艺术的形式美主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对传统样式和媒介的借用强调将中国特有的传统艺术动画化,如不断研发手绘、黏土、水墨、剪纸、折纸、皮影等样式的动画电影,如《小蝌蚪找妈妈》和《人参娃娃》;其次是对传统音乐的借鉴,包括京剧等戏曲以及古琴、笛子、唢呐等极富民族特色的乐器,如《哪吒闹海》;最后,也是更重的,就是在角色、场景及动作的设计上从古代绘画、雕塑、建筑和民问工艺等中国传统美术中汲取养料,并在整体美学意境上体现出写意性的特点,例如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和《牧笛》。此外,在动画角色服装、造型、动作等方面也同样体现出以形写神的传统美学特点。
有人认为,传统的中国样美术片制作难度大,色彩和空间表现能力弱,动作设计有极大的局限性,因此不能成为普通商业动画电影的常用技术和手段。实际上,文化的当代价值重构绝不是与传统文化的彻底决裂,而是将中国哲学、中国文化精髓化作一种内在的力量、一种潜在的元素吸纳到创作中去。传统艺术形式所表现出的高尚、超俗的生命状态具有一种充实、永恒的品格,是历经漫长历史的选择、概括而成,凝聚着至高的意境和智慧,其风度与品味乃是现代科技制作所不能及的。

四、关于教育方式——谈“游戏精神”

游戏精神包含两个方面的美学意义一为显层面,具有游戏的外在特征,富有玩的色彩和功能,这是游戏得以展露的物质基础;二为潜层面,揭示的是游戏的本质,具有儿童哲学的意义——自由、力量和自主,表达潜隐的儿童生理和心理能量求释放投射的愿望,是儿童求自由独立、扩张自我、追求力量、渴望成长的心理表达。概括地讲,这就是“自由”与“和谐”的精神。究其本质,主是由以下三个特征衍化而来快乐原则、幻想原则、自由原则。其中,快乐原则是本质,其它所有特征皆以快乐为核心,这是由于快乐原则最直接地代表着游戏精神的特色,是游戏精神的终极价值指向;幻想是游戏精神得以实现的晟重的手段,只有在幻想中,游戏精神才最显示其魅力;自由原则为幻想提供了必的前提,只有在充分的自由中,幻想才能插上翅膀,在游戏空间自由翱翔,从而使游戏精神昭示得淋漓尽致。正是在这三者的相互作用和相互辅助的过程中,游戏精神才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于是可以得知,游戏精神强调以儿童为本、尊重儿童的天性、个性、尊严,充分发挥儿童的想象力、创造力,注重调动儿童的情绪、情感、意志的精神;崇尚自由、愉悦、创造、超功利和平等。
美国动画自其诞生以来,其文化精神可概括为“娱乐至上”。当然,美国动画也不失时机地“寓教于乐”,如迪斯尼动画就曾一度标榜自己的教育性和提高儿童情操的作用。但是,美国动画的
“教”隐含故事之中,以“润物无声”的方式进行。幼儿对美国动画形象具有明显的偏爱,其深层次的原因就在于体现了“以儿童为中心”的文化价值观。中国动画形象设计理念长期受到“以成人为中心”的传统文化观念的影响,过多地承载了道德图解和科学教育的功能,忽视了游戏精神。但我们不可盲目地怪罪于寓教于乐,它作为我国文化传统,是全球化时代向世界展示中国文化精髓的重手段。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我们更不能随意丢掉,而应抱着发展的观念来看待它。“乐”是“教”的载体,动画应当发挥“乐”的优势,而“教”则是动画主题内容的延伸,在动画片中无需直白,应让观众自己领会到故事中包含的积极意义。寓教于乐需与时代并进,与相应时代的文化背景以及观众的审美观念一并考虑。让我们把动画片还给孩子吧!